当前位置:首页->中交新闻->综合新闻
综合新闻

金沙江上过险关

   来源:   发布时间:2019年08月23日
  7月4日早上6时,细雨婆娑,长江两岸绿树环绕,项目总工程师何继弘顾不上换下被雨水浸透的工作服,瘫坐在椅子上。他刚刚经历了惊魂8小时,最终顺利完成大桥主拱合龙。 
  四川合江长江大桥是国内首座、世界最大跨径飞燕式钢管混凝土系杆拱桥,连接金沙江两岸,由巨大的弧形拱肋和桥梁主体组成,全长1420米,主跨507米,二公局、振华重工参与建设。 
  6月中旬,大桥已经完成80%拱肋节段吊装,然而,在距大桥80公里的长宁县发生了6.0级地震,随后还多次发生5级以上余震。这给悬在半空中的主拱带来巨大风险。开弓没有回头箭,必须尽快完成主拱合龙! 
  合龙前夜,距离合龙还差最后三步——线性精调、拱肋锁定、焊接嵌补段。通常情况下,弧形的超大拱肋由多个拱段和嵌补段拼接而成,嵌补段安装工作需要持续一周。项目组需事先进行拱肋锁定,固定焊接空间。为了更精确地完成这项工作,项目组要在同一个夜晚完成精调、锁定两道工序,避免昼夜温差带来的热胀冷缩,让精调之后的拱肋直接锁定。所有人都关注着温度的走势。 
  “经过一周的踩点,我们发现每天凌晨前后,气温最为稳定,保持在22度左右。”何继弘说。晚上10时,拱肋的线性精调开始了。90分钟后,精调顺利完成,然而危情初现。天气监测员紧急预警:凌晨可能出现降雨。收到预警的何继弘心里咯噔一下,他赶紧重新部署,将原计划“拱肋锁定战”,提前3小时打响。 
  然而半小时后,大雨天降,锁定工作被迫中止。而此时如果撤离,第二天温度一上升,热胀冷缩将拉长拱肋,完工的焊缝也会被撕裂,拱肋免不了整体变形。何继弘看着雨,急得像热锅上的蚂蚁。 
  “我们可以再多等一等。”焊工刘师傅大声说道。“是啊,就差这一步了。”装配工小李随声附和。大伙你一言我一语,任凭雨水拍打脸颊,没有一个人想要退却。“老刘,等下雨停你和老雷先上左幅,开始点火烘干。”“老李,你跟在他们后面锁定。”项目团队竟在雨中讨论起了雨停后的锁定计划。看着大家坚定的目光,何继弘备受鼓舞。 
  时间一分一秒的过去,大雨渐渐变成毛毛雨,最终停了下来。凌晨4时,项目团队迅速就位,开始“抢滩登陆”。瞬间,所有割炬复燃,淡蓝的火光贯穿拱肋,点亮夜空,大家争分夺秒,继续锁定工作。一小时后,锁定完成,主拱合龙得有惊无险。 
  当地居民原来坐渡船需要近45分钟,大桥建成后,驾车过江仅需几分钟。“以后再也不用靠渡船过江了。”望着顺利合龙的合江长江大桥,合江县居民张阿姨喜上眉梢。 

大发11选5-Welcome